<form id="3j3df"><nobr id="3j3df"><th id="3j3df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3j3df"><listing id="3j3df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3j3df"></em>

          <form id="3j3df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3j3df"><nobr id="3j3df"><nobr id="3j3df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3j3df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3j3df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紫藤山黃教授電話:15999638256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藝術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學術研究 正文 學術研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真實被賦予荒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紫藤山 2024-01-07 學術研究 251 ℃ 0 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胡笑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說錯過加繆,就錯過世界。加繆的小說善營造,富于想象,哲思深刻,語言極富張力,尤其荒繆的色采著筆,極富表現力和感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男人離家二十年后回來,被沒認出他的母親與妹妹殺死并遭到洗劫……消息來自于阿爾及利亞電訊稿,真實的,帶著強大的荒誕感。離家已逾二十年的游子若望在外發了財,聽說父親過世,他為了承擔起對母親和妹妹瑪爾塔的責任,于是帶著自己的妻子瑪利亞回到家鄉。近鄉情怯,若望來到母親和妹妹開的旅館后,沒有坦露身份,而她們二人也未認出若望。為了開始新的生活,瑪爾塔和母親計劃著悄悄殺死若望,拿走這個“異鄉人”的錢財。當真實被賦予荒繆,存在又不存在,悲劇的力量無邊。那么由加繆的第一部戲劇作品《誤會》改編的話劇《誤解》,如何抵達加繆的藝術之境,特別是那種荒繆的境地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旅館,一個仆人上場,一張蒼老的臉,弓著的腰身,高舉高頭頂的一張凳子,有點莫名其妙。笛聲長鳴。這是什么聲音?說不準,讓人壓抑,心慌。透出無限的詭異。隨后一個老年的女人出現,女人拉亮房間的燈,出現坐輪椅上的女兒瑪爾塔。她們因為旅館來了一個闊佬,而產生爭議。母親女兒一起討論人生,母親希望順其自然活著,看見女兒的笑容,心理糾結。好像長著一張受害的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截圖_20240107100022.pn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瑪爾塔的身上有著強烈的反抗意識。她對海邊充滿幻想,渴望逃離內陸。她對周圍的一切有止不住的厭惡。于是,她選擇犯罪來實現夢想。她一次次慫恿母親一起殺害過路的游客,私吞錢財?,敔査^望地吶喊:“要明白,無論對他還是對我們,無論是生還是死,既沒有家園可言,也沒有安寧可言。這片幽深的、沒有陽光的土地,人進去就成為失明動物的腹中食物,總不能把這種地稱為家園吧!”絕望無處不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并非沒有感受到痛苦和勞累。但她卻選擇了屈服,淪為了罪惡的幫兇,甚至覺得謀殺也是一種幫別人解脫的方式。這是為自己找理由。她們又在討論謀財害命,殺人計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女兒下場,客人來了,一身白色西服,提著密碼箱。他就是若望,和瑪利亞結婚五年。妻子擔心,把丈夫當作自己的一切。若望再次回到故鄉,回到這荒誕令人絕望的環境中,“昔日的惶恐心情”再次萌發,他充滿了不安和猶疑,不敢直面她們。他內心掙扎,他說我連一句話也不想說,更沒有找到合適的方法,解決一切都表達方式。但他知道幸福是責任,不是僅僅自己安好。受人遺忘是不幸福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詭異的人反復出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訂房間,旅館登記薄。登記,一個有心一個無意,一切為實現計劃。面對二十年沒有見面的妹妹,他也期待她能夠認出他,不是表露自己的真實身份,他總是欲言又止。其實也不容許客人深入她們的生活,拒人千里之外。妹妹聲音高亢,表情,言詞總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樣。她是一個癱子,一個總是坐在輪椅上的癱子。她的人生,她的生活,她的心靈充滿灰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來交流。別訴說心理話,不存在一絲溫馨。手有勁,甚至能抬起男人的雙腿。我為什么要說到手,多么希望這個男人今天晚上能走。她想象著處理受害人的細節。愿望就是好好睡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妹妹訴說反感,逃離國家,豪無美感的地平線,住有海的地方。要怪就怪這苦不堪言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說放過這個男人一晚上吧!讓他睡一個安生的晚上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截圖_20240107100049.pn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客房。若望一個人坐在床上,一天中最難熬的時刻。涌起不安感,在這房間解決一切。妹妹進來換毛巾,仍然堅持沒有時間相互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詭異的仆人出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若望說我希望靜靜地住上一段時間。兩個人談論起海灘。他給妹妹描摹春天的花朵,她居然從輪椅上站起來了,蹦蹦跳跳起來了。她也是活潑的女孩,有內心的需要。有人情味的聊天,在她那里是頭一次。大海和海濱,心中的人性想把她趕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感覺到獨特奇妙,無論是人還是對話。這里的一切都太荒繆了,到底來這里是為什么?一定就在這個房間里,找到答案。他懼怕永遠的孤獨,按呼叫鈴。妹妹送紅茶。母親跟來了,內心獨白:紅茶沒有喝多好呀。他已經出現異樣。滔滔不絕表示。他坐立不安,想告別。其實,……其實,我是想說我太累了。明天和瑪利亞一起回家。什么東西都離我很遠很遠。他的意識沉入黑暗??释麍F聚卻命喪親人之手,本應坦白身份卻佯裝回避、母女即將認出親人卻遭打斷……情節幾度起伏,幾度糾纏。把人的心都拎起來了,也擰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冥冥之中的心靈感應么?母親心也擰起來了。妹妹要求趕緊動手,拿他身上的錢財。她們一起等待,一點不害怕。母親畫外音:我已經老了,早已經疲憊不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序幕中的聲音,第一次出現的聲音再次響起,尖嘯。聽見了么,水漫過閘頂。他再也不會看見天亮。這個房間就是為死亡準備的,這個世界也是為死亡準備的。落下腥紅色的大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暗,犯罪會變漂亮么?母親說女兒,有錢,你的人生開始了。護照,讓母親看見那個男人名字。她發現是兒子。多么殘酷,母親沒有辦法認出兒子。邁不過絕望,就是新生。最終,在得知真相后,母親追隨兒子投河自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連媽媽也不要我了。關上所有的門,變態的妹妹,與世界告別,不與任何人和解。敲門,瑪利亞來找丈夫。妹妹冷靜的告訴她,他去世了。兩個女人在愛與冷酷中間交纏。誰也說服不了誰。當故事到了最后,只剩下瑪利亞這個孤獨的人,她向上帝祈求救贖,但卻始終不能得到任何幫助?,敔査惨驗閷@個世界感到絕望而自殺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截圖_20240107100107.pn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瑪利亞凄涼的聲音:神阿,我在這片沙漠里活下來,請聽信徒的心聲,憐憫一顆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詭異的仆人最后出現了。不!他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水泛濫,淹沒了一切。真的能么?波濤滾滾,水下是起伏不定的靈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道具的應用,叵錫紙做的房屋,黑暗中就是旅館,燈光下透明,起伏不定的水,水下游走的靈魂。抽像,劇本就簡簡單單幾句話。因為演員來自日本,日語的表達是繞不開的。字幕,就是戲劇的一個重要部分。雖然要看字幕,又要在意于演員的表演,這表演有肢體的,表情的,聲音的,有些分神。但那些極富哲理的語言,意象生動的語言,依然讓人過目不忘,久久回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恰是加廖最顯筆力,最具藝術的表達之魅。舞臺上,雖不能有文字的獨有力量。但方寸之間,也極盡藝術的另一種魅力。時空切換,感性的理性的,犀利的,批判的,多種表現形式。這是一面多棱的鏡,折射出不一樣的影像,照見靈魂多變的形態。給予美以頌揚,給予丑惡的靈魂以鞭撻,拷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荒誕、無意義的生活,本身沒有固定意義和目的,這種存在的無目的性使人陷入絕望。在一個毫無意義的世界中自我尋求。他們的內心充滿荒涼與掙扎。這是加繆的哲學思想所在。他希望人可以直面現實的殘酷,對人生的荒誕保持清醒的認知。即便有些東西無法改變,也不影響人正確的立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戲劇節落幕,心緒難以平靜。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。生活就是這樣,多少真實與荒誕,順遂與逆意,沉默與掙扎,喜樂與悲傷。蘊含其中,逆流成河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截圖_20240107100121.png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簡介:胡笑蘭,女,安徽人,現居深圳。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,中國散文學會會員,廣東省作家協會會員。文字散見于《人民日報》《北京文學》《北方文學》《天津文學》《廣西文學》《青年作家》《紅豆》《青春》《火花》《海燕》《牡丹》《散文百家》《文藝報》《解放日報》《生活周刊》等報刊。為多家刊物專欄撰稿,獲《人民文學》征文獎、廣東省“華夏杯”征文二等獎等諸多獎項,散文入選《2022年中國精短美文精選》《皖西南文學作品精選》等多種選本。散文集《拾花記》獲方苞文學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標簽:紫藤山文化十三行新詩紫藤山詩畫黃永健教授手槍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說明:如非注明,本站文章均為 紫藤山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原創,轉載請注明出處和附帶本文鏈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暫時沒有評論,來添加一個吧(●'?'●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歡迎 發表評論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填寫驗證碼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分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搜索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歸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標簽列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留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友情鏈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6 zitengshan.com 版權所有歸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  備案號:粵ICP備16121094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国产精品专区久久综合高清&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久久久&国产精品一区二区AV不卡&欧美高清中文字幕在线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3j3df"><nobr id="3j3df"><th id="3j3df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3j3df"><listing id="3j3df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3j3df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3j3df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3j3df"><nobr id="3j3df"><nobr id="3j3df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3j3df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3j3df"></em>